Yes .

你好啊

就 发点儿东西证明一下我自己

不打tag了 应该没人看的

噩梦。

080116
噩梦。
无解结局。虎的囚笼

夜晚。
梦到自己被困在树上,然后醒来。

没有人听信你,他们说没有关系啊还要下去找吃的。
大家都趁着白天多储备些东西啊,在爬高一些啊。
无人听信。

我把包裹里最后一个可以兑换的物品换成了[药]。
那就这样吧,不愿意把信任给我就去死吧。
怎么最后还是救了大家呢…
真是无脑的伟大啊。

他们被困在树上了。
[谁叫你们要去惹人家老虎呢。]我的心情大概是很讥讽的。
居然没有任何人回答我哦。
也许是我没我听见。
嗳…
算了。
救救我这可怜的圣母心吧。

我把最后的[药]留给他们。
[这个,可以救你们的命。]我说。
[这他妈可是唯一一个。]我撇撇嘴。
纵身跳下树,不知怎么就从墙边靠着的甘蔗里挑出一根最粗的。
两头分叉,稍长。
抱住,一下一下朝面前的虎砸去。
奇迹一般,虎有些吃力地对抗。他们快被抓住的人瞬间爬上高处。
甘蔗被打得开了花,汁液溅炸出来。
我扔下它,奋力向那个方向跑去。
虎来追我,我竟然甩掉了它们?

这棵树,我没有爬过。
很多杂枝,很扎手。只是直觉就爬上来了。
大概绝无仅有的一次——是幼时来摘桂花吧。

他们所在的那棵树,挂在最低的地方的那个人,转醒。
[啊…]居然还张开嘴轻呼了声。
这惊动了伏在树下的虎。
虎尽力上跳,爪子在树干上划出又几条深痕,同时发出噪音。
他吓坏了,虎差点儿抓住他的衣角。
他是对我最不满的那个人。
眼角有一颗水滴的边的形状的、很奇怪的痣或疤痕。

意识清醒的时候,朝阳正吐露一丝光芒。
无法动弹,手臂和小腿上的肌肉都像是被树枝贯穿,潺潺流出的血液大概是干涸了吧。
没有任何希望的感觉呢。
哪怕是看见光。
真巧,我听见那个人的呼声,被虎磨爪的声响逼着睁开了眼。
[妈的一群智障。]忍不住骂了一句。
隔着两排楼房一排树。
已经没有人在意我们是怎么沟通的了。
[该怎么办呢,我们?]爬的最高的男孩子眼神空洞。
[我们,要怎样才能活下去呢…?]原本士气满满的女孩子声音颓然。
自以为是地认为她在对我说话。
还好像看见了她朝这边别过来的脸。
净是的虚弱和挫败。
[呵…]我无力地笑了笑。
没有用的。
我居然是你们中死得最早的一个呢。
在心里这么说到。

end

[注解]
大概的设定是树是妖化了 在夜晚
它们谒取生命的血液
[药]是能抑制它们的东西
不要想什么为什么会有甘蔗啊
为什么是虎啊
为什么可以隔了两排楼一排树来交流啊
问我我也不知道呢。
真的是完全的脑洞啊
这样的产物可能没有什么人会看吧。

我是真的梦见自己在自家院子里
虎还是白虎呢

有时候梦真的是很可怕啊
莫须有的东西都会吓到自己
明明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事物会出现在梦境中
又是梦啊
就是很可怕

这些都他妈的是什么东西啊。

到这里就写完了。感谢观看。
能被喜欢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
各位 做个好梦
晚安

#0523#

西风归风

[bgm]
找一个女孩子唱的版本的
[理想三旬]
[喂你这个人…

[题目总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对吧
[这种东西写得真累啊看又看不懂啊是吧
[没有什么问题我们继续

A
这年夏天的风意外的很大。
还参杂了不少雨,倾盆的或是牛毛般的。
不过总是有风的。

一个人背着行囊,在大街小巷游荡。
一步一个脚印,在风雨中游荡。
假装初来乍到。
明明熟悉得要死的。
却老想着找出什么新的东西来。
真过分啊,这样想着的我。
雨大了。
伸出穿了雨鞋的脚,试图在屋檐下的小水滩踩出些不同于黄色的水花或是涟漪,却把明明是防水的短靴灌进的水。
这要怎么办才好啊。

B
盯着她看了好久了,没有披雨衣的人却穿了雨鞋。
看着她笑,忍不住问出声:“鞋湿了,难受吗?”
“嗯啊啊?还好了不用担心哟!”明显是猝不及防,愣了愣缓过来,笑着抬起头,答了话。
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问答吗。

来来往往的撑伞的人都走了,离开了屋檐下,朝细细密密的雨幕深处前行。
大滴的水珠敲打画里的景物,逐渐有停歇的趋势。
微风细雨,拂动衣角扬起她的碎发。
真好看。

A
咦这个男孩子,好高啊。
如是想到。
笑起来真是漂亮。
眉清目秀。
像极了小说中的男主角。

“淋湿了,凉,要外套?”他说。
似乎不善言辞呢。
“啊啊…是有一点凉啊,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如果可以的话…”
语无伦次的自己,一定很蠢就是了。
铮铮地看着人脱了外套,像是某天朝中学校服的样式。
然后披在自己身上。
啊啊啊啊啊???当真了吗这人?
只是尴尬的站着,谁都不说话。

雨停了。

初夏的凉风吹过来,拍打着脸颊。
红晕散去。
难免觉得有些尴尬。
“谢谢你啊!我先走了!”
逃也似地奔进朦胧的景色中。
光撩开云层,雾气也还未消散。

B
这样……走掉了吗?
也没有很担心呢,对于这样一个披走了自己衣服的人。
总还是会遇见的吧。

拨撩开略长的碎发,提起包裹朝背对夕阳的街巷走去。

A
到了家里才发现没有还衣服。
也忘了问名字。

脱了鞋。
走过客厅。
再把衣服浸泡在清冽的水里。
倒映出自己的模样,和青翠又密集的枝蔓。
被风拂乱交叠成一片的叶子,绿得油亮。

B
只是穿着短袖就下楼了。
家里的人早就起来了,早餐和外卖的香气侵袭了整栋房子。
“早啊。”父亲这么说到。
“哥哥诶嘿!”稚嫩的男声响起。
“哥哥来吃早餐。”女孩子的声音随即应和着
……
家人打着招呼。
“好…啊。”
“咦你的外套嘞?今早儿风还是挺凉的啊,虽然你好像是不怕冷啊。”终于母亲问了出来。
只是腼腆地笑笑。

A
收下在又润又潮的天气里难得干透的衣。
翻开袖口的时候,意外地发现上边绣了字。
认真又心细的针法,看着就像是女孩子绣的。
莫名有些失落的情绪压在胸腔。
翻过来看。是“周泽楷”三个字。
是有些耳熟的。

B
开学了。
久违的课本又回到手上。下笔轻缓地描出被时间冲刷淡掉名字。
理了理被翻旧的、弯着起来的书页。
早就泛黄了,书和笔记和描摹在扉页的故事。
叹口气,脑中又是灰蒙蒙的阳光和昏暗的天色照映出来。
女孩的脚步向着光,容颜一点点明亮起来。
挥之不去、魂牵梦萦的,身影。

A
兜兜转转又回到这儿。
大半年落下的东西,不知道还跟不跟得上啊。
心怀忐忑地敲开门,老师的笑意挂在眉弯,说,进来吧。
熟悉的光景,和这些本应该是后辈却同样光鲜的面庞。
满是怀念意味。
不止是这些。

B
午后的暖阳伴着风摇曳起窗外的老树,传来像是玻璃,或者陶瓷相互碰撞时的清脆。
微风翻动书页。
假装看到了碧绿的叶片,风的颜色和云卷云舒的声响。

讲台上的人迎面走来,侧头问好。

这大概才是夏天。
纷至沓来的花和青涩的声光与梦。

end

我本来
是真的
想要写写风的
总是跑题嘛着实无奈
这种奇怪的记录大概不是很容易理解啊
总是写这总难懂又难写的东西
并且没有什么剧情
[其实就是一个玛丽苏故事吧

想要写一个颜色鲜艳的夏天啊啊啊啊

0730
时隔多年[?]我终于想起来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文渣不要介意x
不要在意为什么周只有一件外套这种bug[。
[原来我写的队服啊没有人告诉我要不要写队服就自作主张地写了校服

以及女孩子的设定是因为身体或者别的什么原因停课了一个学年。
但是入学比较晚啦所以和周的年龄是一样[吧]。
然后小周这么帅气的男孩子肯定在女孩子还在学校的时候有妹子追啊。
所以女孩子知道他不奇怪。

如果能够被喜欢实在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相信我这个真的是P残了[。
本来比较帅[吗]
有点不敢带标签[。

• 我靠一言不合就吃图´_ゝ`

• 长弧的人回来有些温暖´_ゝ`…?
• 被人喜欢真是件荣幸的事情

• 我要不要写完[。

• 扣下数字…??

• P1是一个写了五题的新脑洞
• P2是一个写了一半的旧脑洞
• P3P4是一起的
• P5我就是喜欢看二翔这种浑身是刺被x怎么样啊

• 都是一些智障故事
• 一言不合就挖坑´_ゝ`

• 0618

• 长弧的人回来有些温暖´_ゝ`…?
• 被人喜欢真是件荣幸的事情

• 我要不要写完[。

• 扣下数字…??

• P1是一个写了五题的新脑洞
• P2是一个写了一半的旧脑洞
• P3P4是一起的
• P5我就是喜欢看二翔这种浑身是刺被x怎么样啊

• 都是一些智障故事
• 一言不合就挖坑´_ゝ`

• 0618

#0408#
#有点想写下雨了十题#
#bgm 下雨了 薛之谦/易世#

1.
张佳乐突然哭得很用力,但雨也是倾盆而下,让周围莫名地安静而乏味,只有大雨倾倒下来的声音。
所以到最后谁也没有分清楚弄湿衣襟的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
张佳乐也只是胡乱的扒开糊在脸上酒红色的发,什么都没解释。
情绪像涟漪中的霓虹,斑驳得有些惨淡。

2.
索克萨尔听到了细细密密雨声。侧身,视线越过屏风,那头夜雨声烦倚着绮窗熟睡了的样子。走过去拨撩开人被飘过来的雨水打湿的碎发,廊上的烛火映得夜雨的侧脸很柔和。
索克萨尔笑了。
夜雨。
夜雨。
夜雨。
……
在心里默念了不止千百次的名字。

3.
乔一帆从苏杭的雨雾中走出来,眨眨眼,看到旧车站前低着头的熟悉身影。
那人披着绿色的微草队服,站在青翠葱茏的梧桐叶丛中,画中最美好的位置。
高英杰抬起头,视线毫无阻碍地穿透雨后干净又清新的空气和梧桐的叶片,直望向从街角拐出来的乔一帆,染满了苏杭的柔情。

4.
帝都这个时节的雨都下得像雪一样,或许本来就是雪,只不过恰好落在脸颊上,融成了雨的模样,寒冷,而且有不属于这里的湿润。
像是苏杭的雨,锦绸一般。
苏杭。
杭州那边大概是潮得很,南风天。不像这还融着雪。
王杰希也是突发奇想,蹲下身在水痕交错的雪地上描摹着某个人的名字。
“晚安。”他轻轻地说。

5.
卢翰文刚挂电话,雨哗啦哗啦地就开始下了。
他承认有些失落。刘小别好不容易才答应带他出去玩。
不能去了吗。
他把身体摔到沙发里,假装自己正沉入深海,雨水在海面泛起涟漪,一圈套着一圈。
喻文州放下手里的书,侧头看他,看见他眼里不属于天真的情绪。
手机振动的声音参杂在雨声中传来。
卢翰文划开锁屏,耳机里传出刘小别的声音。
“我在楼下,带你去坐摩天轮。”
卢翰文翻起身,匆匆忙忙丢下一句队长我出门啊,推开门飞奔出去。
雨中的摩天轮似乎也不错的样子。

6.
清明。
苏沐橙认真地打理好面前的一块方地,最后轻轻放下一束开得正盛花。
叶修背对着抽烟。
他听到苏沐橙小声地呜咽,眼泪像夹杂在雨水中、从花束里掉出来的白色小花,转着飘着。
叶修还是忍不住蹲下身,掀开少女的刘海,假装不难过地抹掉她的眼泪。
沐橙别哭啊,能时常想起他应该是件愉快的事。
你哥哥一定不希望你这么难过的。
是吧,苏沐秋。

7.
朝阳从那边的山和云间一点一点挪出来。
在晨跑的唐昊停下脚步,向着那边的光影望去。
昨天晚上下了雨,潮湿的水汽晕得什么都虚虚实实。
光影中好像看到谁的影子。
但毕竟光影永远不能替代光。

“阿嚏!”
孙翔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揉了揉鼻子。突然很烦躁地把伞扔在地上,雨急匆匆地打湿了他全部,成了再水里挣扎着的鱼。
空荡荡的,大概是雨水或是别的什么都填不满的。

8.
退役了的魏琛一个人坐在电子屏幕前刷着电玩。
窗帘拉得严严实实,他解释成某种职业选手的习惯。
可能是一种陋习。这让风偶尔掀起的窗帘缝流进来光显得很刺眼。
后来光慢慢地暗下去了,不是傍晚,是雨开始下了。
魏琛对着玻璃上溅开的水花抽烟。杭州挺好,他喜欢这地方。就是雨有点多,闹得人烦躁。
魏琛退役的时候有人问过他,满意吗?
他笑得很流氓,用一种老成的语气回答,当然…不满意啊!
全场哗然。
谁会嫌冠军多的。他又补上一句。
想起来这话说的真是矫情,魏琛盯着树上的新叶。
然后用力地把飘着白气的半截烟头掷到水坑里。
真是羡慕年轻人。

9.
张新杰揉揉眼睛,侧过头去看桌面上摆着的钟。
钟咔哒咔哒的,又走过了半分钟。
好晚。已经五点半了。
他伸手抓过眼镜,揉了揉被自己压麻的手臂,整理好压皱的书页,再关上飘雨的窗。
张新杰拿起伞,出了门。
下了楼才知道雨下得并不小。南京的雨比地图上再往下的地方要沁人得多,张新杰扣上衬衫解开的一颗扣子,有些受凉地皱了皱眉头。
张新杰在一家常去的快餐店前收了伞。抖抖伞上的水,点了餐后就随便挑了个窗边的位置坐下。
是饭点,许多白领都赶在这个时候吃饭。
六点了。张新杰却只是盯着对面巷口拿把撑开的红伞发愣。
难得地不想那么准时。
会多一点机遇也说不定。

10.
这场雨下完大概就是真的初夏了。

#超正式#
这就大概算是写完了吧
一篇一篇下来真是越来越长
心脏的怎么写得这么长[。
真过分。

其实早就写完了

第十的脑洞原po@猫。

我承认有些是改过了哈哈哈哈哈[微妙
求扩#
不管是扩文还是别的什么/

发点旧东西证明我还活着啊
#0528#

闲鱼人设#
是的有没有人记得盲人的那个死对头叫THE RAT[好随便的名字大老鼠]#
完美草稿向#
顺便一圈下来没啥盲厨啊我承包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CLUBE#